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巴文化 > 东巴艺术

卷轴画的制作过程

作者:东巴协会  来源:  访问:



    

 

  卷轴画的制作过程

○木琛


    东巴祭司是神轴画的绘制者和使用者,一位知识全面、受人尊重的东巴祭司,应具有绘制这种神轴画的能力。绘画和写经、吟诵经文、塑制面偶、舞蹈、主持祭典一样,是东巴所需要具备的基础技艺,而绘画水平的高低则不影响作品在祭仪中的使用。
    制作一帧神轴画大体按如下步骤进行:
    1、按画面的大小来选择尺寸合适的画布。早期使用自制的麻布,由于麻布的幅面较窄,一般在30厘米以内,故需要拼缝;也有少数画在土法制作的东巴纸上;近代则多用生白布。画布要经过上浆处理后才能作画。上浆的方法是:把布弄湿后铺在平整的木板上,拉平皱纹。待到布上的水分半干时,刷上一层用皮胶熬制的胶水。胶水的浓度应适中,太浓会使画布坚硬容易皴裂,太淡则颜色易剥落。胶水干后,刷上用石灰和浆糊调和的白浆。如无石灰,亦可用白土,将上好的白土挖来后浸泡在水里,用布袋反复挤压过滤,放置几天后沉淀的细土即可使用。土或石灰与浆糊的比例为3∶1,刷浆应均匀,要把布上的接缝和洞全部封死;晾干后用光滑的物体如鹅卵石在画布上来回磨擦,将布面打磨光滑,揭下来即可作画。

 
    2、将画布用钉子绷在木板或桌面上,用炭条起稿。起稿时,复杂的画面如《萨依威登》、《拉直朵咪》等需用尺子测量后计算各尊神灵的大小;有经验的画师在绘制构图较简单的神轴画时,只需从火塘中找来一块碳在画布上勾画大致模样便可上色。据老东巴和学文介绍,近代著名画师康巴才即是以这种方法起稿绘制神轴画的。
    3、在用碳笔勾勒的草图上敷色。如果草图只画了大样,着色就需要有高超的技巧,胸有成竹的画师全凭经验直接用各种颜色描画细部。敷色一般从底色开始。画面的上半部分用墨绿或绽青色染底,下半部分(面积较上半部分小)用粉绿或淡黄,这样形成了天和地的感觉。其次是诸神的莲花座和身后的光晕,最后根据东巴古籍对神灵的描述和宗教传说,染衣饰、肤色和手持的法器。染色的次序不是死板的教条,而是看如何安排才更方便。
    4、画面全部着色完毕后,用粗细、浓谈均匀的墨线对画面轮廊进行细心勾勒。勾线用的是亮度不大的自制松烟墨。晚期一些绘制精细的神轴画用深红、赭墨、深蓝及墨色勾线,染暖色的部位用深红、赭墨,染冷色的部位用深蓝色和墨。
    5、无论以画布或东巴纸作画心作画,完成以后都用颜色较深的布料缝边。左右两边较窄,上下幅较宽。尺寸并无定法,协调、美观即可。上端穿上细竹条,用于张挂的绳用獐皮或麻线。下端穿一根较粗的木棍,略似中国传统书法、绘画作品的装潢。有的神轴画底部的木轴是用凿子挖槽后,由一根细圆竹将画幅固定的槽里。
    东巴祭司认为,画好的神轴画一经在仪式中使用,便具有神性,不可妄置。如若放在地上或不洁净处,便会被秽气染,亵渎了神灵。仪式结束时取祭坛上的少许祭粮卷入画中,收藏在固定的处所。


    由于受到东巴教自身发展程度和教徒经济条件的限制,东巴们对绘画和装帧材料的要求不是很高,因而东巴神轴画与其它宗教绘画相比,显得更朴素、自然。所使用的各种颜料是用矿石、树脂、植物、粮食等制取而成;早期的笔用竹子削制(画线条用尖头硬笔,染色笔则是用刀将笔头划成多条丝状,然后用锤轻轻敲软)。后来普遍用毛笔作画。清代以来,有条件的东巴可以从丽江古城买到所需的绘画材料。
    东巴神轴画作为直接受到唐卡画影响的画种,在画布处理、绘画步骤和装潢等方面都与唐卡有诸多相似之处。在藏传佛教寺院中,有专门从事绘制壁画和唐卡的艺僧,由于他们是条件充裕的职业画师,对绘画的材料和技法十分讲究。画布用的是白府绸或织工细密的白棉布(有时也用亚麻布)。有专用于制作唐卡的画架——“唐卓”,画布的四边分别缝上笔直的柳条,然后用细绳紧绷在唐卓上,上浆和绘画都在唐卓上进行。绘画时首先画出定位线,然后用碳笔画出神佛的草图,用黑色根据草图画出白描神像,藏语称之为“介”。在介的基础上敷色,最后统一勾勒线条。颜料的制作,有经过长期经验积累而形成的传统方式。绘制唐卡所使用的颜料比壁画和建筑、泥塑彩绘所用颜料,制作工艺更精良,因而经久不致褪变。装潢时用丝绢缝边,藏语称“贡夏”,贡夏的尺寸固定不变——下幅的高度是画心高度的一半,上幅高度是下幅的一半,侧幅宽度是上幅高度的一半。唐卡的前面要缝上面盖,张挂时束起呈花状,平时用面盖盖住画面后卷起来。在西藏的著名寺院中,唐卡的贡夏和面盖用的是中央政府赠予的锦帛。唐卡在制作完成以后,画心的背面要写上真言咒语,最后由喇嘛举行开光仪式,才在仪式中使用。①
    在丽江市博物院收藏的一幅东巴神轴画《东巴什罗》的背面,用朱砂色写有“嗡”、“阿”、“吽”三个藏文字符,此藏佛密教三字总持咒,是唐卡和藏传佛教羌姆面具的反面最为常见的咒语之一。这一现象有力地证明了藏传佛教的习惯在东巴造像艺术中的渗透,而对于东巴教来说,这些真言咒语并无实在的宗教内涵。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