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巴文化 > 东巴艺术

神轴画上的大神形象

作者:东巴协会  来源:  访问:



 

神轴画上的大神形象

 

○木琛

 


    东巴教信奉众多的神灵,其中大神是在天界赐福于人类,镇压一切鬼怪、主宰物质世界的超自然体的最高者。可以在神轴画上见到的大神有“萨依威登”、“依古窝格”、“恒丁窝盘”、“东巴什罗”、“拉直朵咪”、谷神“诺妥森”、“盘姿沙美”、天之“银世”大神、地之“弥居”大神、天地间“ 爪什”大神、东方木大神、南方火大神、西方铁大神、北方水大神、天地中间土大神等。其中后面八尊大神只是作为某一主尊的伴属出现在画面的顶部。此外东巴教还信奉“北石三朵”、“本府城隍”两尊大神。三朵是纳西全民信奉的民族保护神,城隍则来自道教。东巴教有分别祭祀三朵和城隍的两种仪式,但有关他们的神轴画却未被东巴使用,而是由纳西族巫师“桑尼”作为他们的主要神灵进行供奉。


    东巴神轴画中的大神,除了谷神诺妥森绘为身着甲衣、骑狮的形象之外,都统一地盘腿端坐。坐的方法是盘起双腿,足心向上,脚背放在双股上。这种坐姿在东巴教中只见于绘画,平日教徒诵经、作法都未采用。而在佛教,这是教徒修行时的基本坐式,称为“跏趺”。藏传佛教显宗佛像绘画中,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无量光佛、药师佛、不动佛、龙尊王佛、燃灯佛、大日如来,五智如来以及文殊、四壁观音、金刚萨缍等佛和菩萨均呈跏趺坐姿,大部分的祖师画像也为此坐式。东巴绘画中诺妥森的形象特征则与藏传佛教的财神和北方多闻天王相近,只是对其手持法器和所携动物有不同的解释。
    大神形象要求端庄慈祥,面部呈鸡子形;眉毛平和舒缓,用墨勾成新月形,眼睛的上眼框画成弓形,用墨勾线,下眼框略成弧形,用深红色或朱砂勾线,眼白铺以白粉,眼珠点墨团,眼神稍往下视;鼻的画法较为平常;嘴巴微闭,嘴角上翅,嘴唇漆红,唇缝用曙红勾线;两耳肥大、下垂,戴耳环;头部饰以珠宝、彩色飘带。身上披着披肩,颈挂璎珞,披肩上有长长的飘带绕过双手飘扬在身体的两侧,下身著长裙。大神的衣饰与藏族佛画中菩萨相似,四川木里俄亚的东巴画中有的大神衣饰则接近佛陀所着迦沙。


    大神身上外露的肌肤画得细腻、丰满。手和脚的形象质朴、线条高古。臂、碗、踝等部位绘有环状饰物。手的姿式变化多样,如下四种较为常见:(1)双手合掌置胸前;(2)双手中指、无名指弯曲,其它三指上竖,掌心朝外置胸前;(3)左手掌心向上置腹前,右手自然下垂于膝前;(4)双手相叠,掌心向上,拇指指尖相触,置腹前。大神的手势可能与佛教的“手印”有关。手印即手指所结的印契,是佛教仪轨规范的表记,与真言的持颂相结合,是修行时藉以达到效用和产生功德的手段。东巴大神的手势看起来都合乎佛教手印的规范,如萨依威登结“宣法印”,恒丁窝盘结“禅定印”,东巴什罗结“降魔印”。这和各尊神灵的职能似乎有一定的联系,但东巴经典对此从未作出解释。根据画师的说法,手的姿势是作为区别形象近似的大神的标志之一,必须按照传统描绘,不可混淆。
    在绘制大神像时,把握好身体各部位的比例十分重要。一般在起稿时大胆落笔,勾出各部位的粗样。由于东巴画师艺术水准不同、审美意趣各有侧重,可能绘出风格特色各异的神灵坐像,只要造型合乎规范,比例合乎情理,便是佳作。藏传佛教的艺僧在绘制佛像时,要严格按照《造像量度经》规定的尺寸进行。与此相比,东巴们创作时所受的限制要宽松得多。
    大神头顶绘绿色或淡红的光晕,直径比神的肩宽略长或等同(藏传佛教则规定以眉心为圆心,以所绘神佛的肘长为半径,东巴画中与之出入不大)。背后是由身体向外散发的圆形光环,圆心约在大神的心脏部位,光环顶端与头上的光晕相接,下部隐入莲花座中。大神所坐的莲花,花瓣向上,若画主尊,莲花被安置在装饰华丽的神座上。神座上的装饰图案是区别大神的另一标志,在《迎神》、《送神》等东巴古籍中有记载。如萨依威登神座上有日月图案,恒丁窝盘神座上有狮子图案,东巴什罗神座上有法轮图案。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