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巴文化 > 东巴知识

俄亚纳西族的迁徙路线和送魂路

作者:东巴协会  来源:  访问:



 

俄亚纳西族的迁徙路线和送魂路

 
    一般说来,纳西族迁徙历史都通过其宗教,反映在祭祖、送魂和祭嗣神的经典上的,而祭祖、送魂和祭嗣神经典上的路站基本上是一样的,即是古代纳西族迁徙所经之地。只是在迎请祖先、祭嗣神招魂时是正向,即自上而下的,而送祖先、送魂是逆向的,即是按原迁徙下来时的路站上溯而行的。大东巴英丹茨理老人按经书记载,给我们叙述了迎接嗣神时所经的路站如下。
    居那若罗股(山顶)——居那若罗替(山腰)——居那若罗肯(山脚)——美利里层树——层捏垛土股——忍潘孜——美刷庚孜崩——堆迪惹孜崩——补本居吕丁——居本森纳窝——孜肯松托丁——美利高丁崩——里刷构丁崩——拉美拉兆崩——股美股兆崩——楞启督孜崩——米鲁阿高崩——训栖高鲁崩——层捏垛土股——层捏忍盘孜——层捏忍饶满——恒英阿景股(上游)——恒英阿景替(中游)——恒英阿景满(下游)——梅森套乌盘——禾自鲁纳坞——里刷尤嘎拉——树苯鲁勒坞——崩姆训孜筑——朗彤夯仁坞——纳补松仁坞——打洛般高坞——尤义富忍坞——舞左休固坞——鲁铭昂徐坞——夸石乘庚敦——里刷沾邦丁——阿格鲁美丁——司补固卡坞——阿拉股霸垛——阿拉拟孜垛——树温拜补坞——彼勒阿蟑坞——瓷空仲猛坞——底堆树岭坞——妞崩松补坞——股玫浪岗坞——美利苏吉股(水洛河上游)——美利苏吉替(中游)——美利苏吉满(下游)——拉固自崩垛——补露彤吉股(东义河上游)——补露彤吉替(中游)——补露彤吉满(下游)——介科味孜丁。
    从以上迁徙路线看,没有反映出俄亚大村纳西族先祖到丽江后又从丽江迁至俄亚的过程,而是从四川贡嘎山迁往南,从水洛河(即冲天河或称无量河)而南下,又经东义河迁至今俄亚大村的。东义河上游、中游、下游的迁徙,本应是下游迁往中游,又迁往上游,而后至俄亚,疑是叙述倒置,或是到冲天河铁索桥一带(以此为冲天河下游站)然后又转至东义河之上游,又沿上游经中游至下游的与苏打河交汇地,再溯苏打河而上至俄亚。但总之没有往丽江。
    这个问题,我曾向俄亚东巴提出疑问。他们说,迎祖送魂等原来也是要经过丽江之后再从丽江到俄亚的。但历史上曾经有一天晚上,祖先托梦给他们,说:我们古代从上面迁徙下来,经过俄亚到丽江,又从丽江迁回俄亚,路途遥远,我们每次必从俄亚往返丽江一趟,似觉劳累,以后就不必再经过丽江了,可直接从祖先居住地往这里了。所以,那以后俄亚纳西族接送祖先都从水洛河(即冲天河或称无量河)下游站往俄亚,而不经过丽江了。
这固然是一种神学的根据,然而丽江纳西族的祖先也是从水洛河上游沿河迁徙下来至金沙江一带的,其迁徙路线仍有水洛河、俄亚等地名,而且水洛河、俄亚之上的地名与以上俄亚纳西族东巴教所叙述的路站基本相同。可见俄亚地区在古代纳西族迁徙南下时,曾居住或经过此地,现在居住的俄亚纳西族传说历史是从丽江迁出的。
    我们认为,现今俄亚纳西族有从丽江迁来的历史传说,又有20代的世系家谱,语言上也与丽江纳西族同,所以他们不是古代纳西族迁徙南下时定居在这里的,而是经过这里再迁到丽江,又由丽江迁出的。由于迁徙路站长远,又明显地表现出俄亚、水洛河(冲天河或无量河)到丽江这段路线是重复往返的,而迎送祖先、嗣神的目的只是将祖先嗣神从故地请来到祭祀人家,又从祭祀人家送回到故地。所以,俄亚纳西族东巴教就以祖先托梦为神学理由,将迎祖送魂路线修改为不经丽江而由水洛河(冲天河)直接至此。这个功劳应归于俄亚纳西族东巴的妙想。同时,这也说明了俄亚纳西族迁徙路线路站是改了从俄亚到丽江,又从丽江到俄亚这一段,但在叙述上仍照诵从无量河、东义河的上游、中游、下游迁下来的历史,所以与现今居住地就有不尽相合的地方。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