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巴教 > 祭仪

俄亚东巴祭风仪式

作者:东巴协会  来源:  访问:



 

俄亚东巴祭风仪式 

 


    俄亚大村称祭风为“酣本”。分大型、中型、小型三种。
    大者,曰“酣迪本”,意乃大型祭风。举行大型祭风,要用一只山羊作牺牲,立两棵仄鬼祭树,诵读三十来本东巴经书。这种大型的祭风仪式,不是普遍都做,全村只有少数几户人家才做。但是,那几家人则是逐年坚持下来做的。
    中者,曰“酣滤本”,意乃中型祭风。届时,要用一只公鸡和一只母鸡作牺牲,立两棵仄鬼祭树。诵读15本东巴经书。
    小者,曰“酣季本”,意乃小型祭风。届时,用一只鸡作牺牲,立一棵仄鬼祭树,诵读7本东巴经书,祭仪一早晨即可完毕。
中型和小型祭风,一般人家都可举行。不一定每年都祭。是否需要举行,要看家中有无病痛,东巴占卜的结果如何而定,若家中有人患病,东巴占卜后根据占卜结果说,需要做祭风仪式,那就要举行该仪式。仪式规模要根据病情的轻重和东巴的意见来定,但多在中型和小型中选择。
    俄亚纳西族东巴教的三种祭风仪式,相当于丽江纳西族东巴教中的“酣盘肯”、  “雌奏毕”  “酣季本”仪式。另外,俄亚东巴教中也有一种叫“酣盘肯”仪式,但不杀牲,只做几个面偶来祭祀。人病了也常做这简要仪式。
    另外,还有一种大祭风仪式。在俄亚纳西族东巴教里,除了克米局村外,现在没有“酣拉厘肯”,即大祭风鬼、情死鬼仪式。据英丹茨理老人讲,据说过去历史上曾兴做,但老人开始懂事时已经无人做了,而且从未见过像《鲁般鲁饶》这样的经书。老人还说,听说“酣拉厘肯”是超度答勒乌莎命的仪式。由此看来,俄亚纳西族东巴教除了克米局村外,均无“酣拉厘肯”仪式,是本来就没有还是失传、消失,尚待详细调查研究。根据英丹茨理老人讲,据说克米局村的“酣拉厘肯”仪式里有记述康美居命姬和朱补羽勒盘爱情故事的《鲁般鲁饶》,也有记述答勒乌莎命的故事的经典。看来,克米局村的“酣拉厘肯”仪式与丽江的基本上是一致的。但是据老人说,克米局村东巴经典里的康美居命姬和朱补羽勒盘的最后结局,是男主人公先死而后才是女主人公死。这与丽江等地的《鲁般鲁饶》相比,在情节内容上是有区别的。所以,根据老人讲述,克米局村的“酣拉厘肯”与丽江等地的同一仪式有共同的地方,也有相异之处。而且,就俄亚纳西族东巴教的祭风三种类型,也有别于丽江等地纳西族的相应的三种祭风仪式。丽江、中甸等地纳西族东巴教的三种祭风仪式中,都有《鲁般鲁饶》和《祭祀答勒乌莎命》等经书,而俄亚大村的祭风经典里没有这些内容。益地村东巴教祭风经典《超度吊死、毒死鬼经》里有丽江、中甸等地的《鲁般鲁饶》里记载的康美居命姬与朱补羽勒盘的爱情故事,其中结局是男女主人公均死。如此看来,益地村的《超度吊死、毒死鬼经》和油米村操“阮柯”方言的纳西族东巴教的同名书与丽江、中甸的《鲁般鲁饶》是内容故事为一,名称为二的同类书。那么,是俄亚大村东巴教在失传“酣拉厘肯”仪式的同时,也失传了有关康、朱爱情故事的经典,连三种祭风仪式里也未保留,还是祭风仪式本无此经典,只有“酣拉厘肯”有此经典?既无“酣拉厘肯”仪式,自然也就没有康、朱爱情故事的经典。益地村纳西族东巴教的祭风仪式经典里有这一故事记载,是否受油米东巴教影响的结果?这是值得进一步调查和研究的。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