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巴文化 > 东巴视角

第十五届东巴法会:朝圣者的虔诚

作者:东巴协会  来源:  访问:



第十五届东巴法会:朝圣者的虔诚

 

 


    因为信仰,所以坚持,坚信。每年农历三月初五,便坚持者的聚会。
    春日的玉水寨是最美的,一种庄严而圣洁的美。东巴庙里香火终日缭绕,念经的妙音日复一日在自然神旁响起,一群朝圣者在神坛边盼着另一群朝圣者的到来。盼了一年,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属于朝圣者节日——东巴法会。
    4月21日,我下班出来,发现几个人在丽江玉水寨集团大楼旁徘徊,出于好奇,便闲谈了几句,才知他们是来自宁蒗拉伯乡的东巴,因为害怕路上耽搁,赶不上东巴法会,便提前三天就起程了,还好路上顺利,便提前两天到达丽江城。东巴会的筹备工作,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了,为了办好这一年的东巴会,每个人都在辛苦努力的工作着,所以,此时看到那几个风雨无阻前来提前报到的东巴,倍感欣慰。
    在纳西族东巴聚居的地区,除丽江玉龙县和古城区以外,大多都居住在较偏远的山区,宁蒗县的拉伯、香格里拉县的三坝、四川木里县的俄亚乡等等。

    俄亚那一带,堪称全中国地貌最复杂的地区之一,座座高山与条条大河将那里与外界长期阻隔。前年,协会的工作人员去俄亚考察,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听去过的工作人员讲,他们从丽江坐车到香格里拉县,再转乘到三坝乡,前面的路还算好走,从三坝的东坝到依吉因为不通公路,所以需要徒步或骑马,途中还需通过溜索渡江,再徒步数小时才到俄亚。今年,再次遇到从俄亚来朝圣的东巴,有30人左右,他们大包小包的背着,问其里面都装了什么,他们拿出来让我看,包里面是一些东巴参加祭祀时穿的衣服,虽破旧但整整齐齐的装着,虽说是纳西族,但我在之前真没看见过这些服饰,他们说这些衣服的材料是麻,都是他们纯手工作的,现在在别的地方是见不着了。他们当中,还有个东巴还背着一个大鼓,鼓面擦得铮亮,手柄已被磨得光滑,看来有些年头。他们一行中有个年龄稍小的东巴,十八九岁的样子,有一双澄澈眼睛,问其第几次来此参加东巴会,“今年是第一次,十几岁的起步,按照当地当东巴的年龄,虽然起步算晚了。”他说。但我想,虽然晚了但终归出发了,用朝圣者的虔诚,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能做多少就多少,我深信,他将会把先辈留下来的文化传承下去。
    “为了参加这一盛会,我从去年参加完法会回去,就已经在准备下一届的东巴会了,来见东巴什罗,总不能没有准备的来的,每年进步一点点,才对得起自己,才有脸面见东巴什罗。”一位来自香格里拉的东巴说。他拿出放在一边的法器,说是今年自己做的。不止一个东巴,在大殿外等候的时候,与东巴们聊天时,我发现,许多人为参加这一盛会,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准备着。
    4月23日10点,一年一度的东巴盛会开始了,朝圣之路虽然艰难困苦,然而还是有300多个东巴齐聚于此,每个朝圣者却似一个个归来的游子,敞开心扉,投入了家的怀抱。这一天的东巴庙,大殿内香火缭绕,信徒们虔诚的在殿内念诵经文,叩拜在天香炉前的青石板上,为纳人祈福,为天下生灵祈福。 纳西族骨子里的情结,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时刻世道变得再物质、再无情,唯有这份血浓于情的精神信仰,或许给了我们些许的安慰。

    在朝圣者的队伍中,有一个东巴是我之前就认识的,名叫英扎茨里。去年公司拍摄了一部微电影,他被邀请参加微电影的拍摄,这部微电影主要反映了纳西族东巴这个群体来到东巴庙朝拜的始末。这位来自俄亚的东巴,对东巴文化的传承和保护有自己的看法,研究东巴文化的学者在90年代去俄亚的时候,正值英扎茨里第一次主持东巴法事,那时的他还是小青年,经过几年的学习和实践,如今英扎茨里已经成为俄亚大村公认的大东巴,徒弟遍及整个俄亚乡,有些来自国外的学者,也会驻足俄亚,向英扎茨里了解东巴文化。
    通过这几年的实践,来到俄亚了解东巴文化的越来越多是他最深的感受,他说,可能是俄亚不比别的发达城镇,所以受到外面的影响较少。在80年代,俄亚对外联系非常少,东巴在当地是不可或缺的,办喜事、办丧事、家里有病都是要有东巴,在那里,东巴教是全民信仰的一种宗教。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英扎茨里出去的机会也有了,出来才发现,在自己家乡全民信仰的宗教在外面的社会里,有许多地方已经消亡,所以向更多的人传播东巴文化成了他的另一个目标。来到别的纳西族聚居地,他也看到了许多与自己村落不一样的习俗,在俄亚,当地没有“汗拉里肯”的仪式,所以自己也不会这个仪式,但是,这个仪式在很多纳西族地区是有的,所以自己也要开始学习“汗拉里肯”的经书及祭仪。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个优秀东巴应具备的品质,他说:“下一个目标就是继续奔走于周边的村落,为当地民众服务,充分利用时间,不断深入学习东巴文化,让更多的人了解东巴文化,并积极培养东巴传人。”
    历史上东巴大多是父传子,前来参加法会中的杨那本就是其中的一个,父亲杨公布是当地有名望的东巴,在2012年的东巴学位评定中,在东巴协会和政府的推荐下,获得免试的机会,授予“东巴大法师”的学位。但是近几年由于疾病缠身,不能来玉水寨参加东巴法会,但是他总是叮嘱他的儿子参加,于是,作为东巴的杨那本便坚持每一年都来参加,杨那本说:“每次来参加东巴法会,总是先向东巴什罗说明自己父亲未能来此祭拜,请求东巴什罗宽恕。”
    每年的东巴会聚集着数百名的东巴,小到十几岁的少年,年长的已近90岁,都来此朝拜,东巴什罗是他们的见证人。玉水见证着东巴文化的传奇,见证着纳西族第一东巴庙的崛起,见证着东巴组织的诞生,见证着东巴法会的恢复及壮大,同样,也见证着一个个朝圣者的朝拜。
    此时,我看到雪山脚下壮丽的东巴大殿,看到朝圣者的虔诚,看到一双双澄澈的眼睛,还有佝偻的身影,一个个被拉得很长很长的朝圣者的影子,不觉肃然起敬。
    朝圣者行千里,就为了一年一度的的东巴法会,为了在东巴圣地丽江玉水寨的相聚。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