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巴文化 > 东巴视角

纳西东巴文献学绪论

作者:东巴协会  来源:  访问:



 

纳西东巴文献学绪论


和力民

 

 


    第一节、纳西族、纳西学与东巴文献学
    纳西族是居住在中国西南部地区的一个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纳西族的主要聚居地在云南省西北部和四川省西南部,地理位置在长江上游滇川交界地的金沙江曲流两岸;行政区域为云南省的丽江、中甸、维西、宁蒗、永胜和四川省的木里、盐源、盐边等县。此外,四川省甘孜州巴塘县和西藏自治区的芒康县等,亦有少许分布。
    据一九九零年人口普查,全国纳西族有278009人。其中,丽江纳西族自治县的纳西族居住人口最多,有184894人,占全部纳西族总人口的66.5%,是纳西族的主要聚居区。现今纳西族的总人口在30万人左右。〈1〉
    纳西族,古称【mo33so33】, 汉文史籍记载为“摩沙”、“麽些”等。按纳西语音分析,【mo33】 ,有天、牛等意思。天为【mɯ33】或【mu33】,与【mo33】音近。牛的古音为【mu21】,与【mo33】音近。【so33】即人的意思。现今纳西语称人为【ɕi33】。【mo33so33】这一个称谓,可能有两种的解释。一是解释为天神的种族和后裔;一是解释为以牛为图腾的种族和后裔。〈2〉
    在历史发展进程中,居住各地的纳西族,按其方言有不同的自称称谓。其自称主要有:纳【na33】、纳日【na33zɿ33】、纳恒【na33hi33】、纳西【na21ɕi33】等;其中,纳【na33】是共称。【na33】的本意为“黑”。古代彝语支民族,有以黑为大、以黑为美的审美习俗。另一种意思是藏语借词,纳【na33】即天的意思。这些自称的意思,或许是崇尚黑色的种族;或许是天神的种族。1954年以后,国家认定以“纳西”为统一的族称。
    纳西族族源,学术界有多种说法。其主要有源于中国西北地区的青海甘肃河湟地带的羌人说和源于西南地区的夷人说。根据纳西族东巴经典文献记载,纳西族先民最早从天上迁徙下来时,是通过一座叫做居那若罗神山的山上下来,然后就居住在辽阔大地上的。如果按照纳西族送魂路线追溯,可以追到四川省西部的贡嘎山附近。或许,纳西族先民曾经在四川省西部最高的的那座贡嘎山下生活过,曾经在那里生息繁衍。之后,又分别南迁到雅砻江、金沙江曲流地区,逐渐发展为现今纳西族。东巴经典籍和对纳西族地区调查的民族学资料,都一致表明:各地不同支系的纳西族在迎送祖先和为死者指路、送魂的过程中,大多数均不约而同地送往四川西部的贡嘎山附近,且把贡嘎山及其附近地区,进一步神化为祖先聚居的理想地方。这条纳西民族渊源和迁徙路线,几乎成为纳西族传统文化的生命线。纳西族何时到四川省西部贡嘎附近地区,又何时始从贡嘎山附近地区迁到雅砻江和金沙江曲流地区,其年代,现已很难考出。从文化遗存和史书记载推测,秦汉以前,金沙江和雅砻江流域就有迁居的纳西族先民了。这也就是说,纳西族在金沙江和雅砻江曲流地区的时间,至少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
    纳西族在秦汉以来的这两千多年的历史中,创造了两种古文字,一种是东巴图画象形文字,一种是格巴标音符号文字。纳西族先民还用这两种古文字写下了数以万计的古籍文献。这就是我们所要说的纳西东巴文献。
    因此,纳西族是东巴文献的主人和创造者,东巴文献是纳西族先民在漫长的生产生活中,不断创造、不断积累、不断传承下来的一份古老的精神文化遗产。所以,没有纳西族就没有东巴文献,更没有东巴文献学。
    就纳西族文化的关系而言,东巴文献学是纳西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关于纳西学,白庚胜在《纳西学发凡》中说,“纳西学,就是以纳西族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在实践上,它它贯穿古今;在空间上,它横跨东西。它既包括对纳西族的本体性研究,也包含这种研究本身。就前者而言,有关纳西族的生存环境、存在历史、生活方式、精神信仰、组织制度、艺术创造、技术成就等都无不纳入其视野之中;就后者而言,有关纳西族研究的理论与方法、学者与成果、历史与活动、机构与组织都囊括与其内。”〈3〉比较这么一个庞大的纳西民族的生产生活及其思想、科技 、艺术、制度等无所不包的纳西学而言,东巴文献学就可以大大地缩小其包容内涵。具体地指向文化形态上来。这就是说,在纳西学之下,应该有一个纳西文献学。而纳西文献学之下,应该有纳西族东巴文献学、纳西族汉藏语言文献学、纳西族民间口碑文献学等。这当中,纳西族东巴文献学应该是最具有纳西民族创造思想、精神特质和文献形式的民族文献学了。所以,可以说,纳西东巴文献和东巴文献学是支撑纳西族文化大厦的擎天柱。
    第二节、东巴文化与东巴文献学
    在纳西族传统文化中,与纳西东巴文献学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的学科,应该是东巴文化学的各个分支学科了。譬如,东巴宗教学、东巴语言学、东巴文字学、东巴文献学、东巴音乐学、东巴舞蹈学、东巴绘画学、东巴仪式学等等,都是并列的关系。但是这些学科都还没有形成雏形,因此,东巴文献学的构建就不得不独行其道、自行构建其理论体系了。
    尽管如此,东巴文献学涉及到的无一不是东巴文化的内容。在材料的应用上,东巴文化与东巴文献学基本上是不无同一性的。就东巴文化的内容来说,基本上可以用形态分类法,把它分为东巴、东巴文、东巴经、东巴画、东巴音乐、东巴舞蹈、东巴美术、东巴仪式等八个方面。这当中,东巴,本来就是东巴文化的创造者和传承者,同时也是东巴文献的创造者和传承者,两者是同时包容的关系。东巴文,本来就是东巴文化的重要标志性的文化符号和重要工具,同时也是东巴文献基本础石,没有东巴文字,就没有东巴文献和东巴文献学。东巴文献学就是以东巴文字手写下来的文本作为研究的对象的。东巴经书是东巴文化的最有文化内涵和文化容量的部分,同时就是东巴文献的最主要的研究对象。没有东巴经典或把东巴经典拿掉,东巴文献学就没有成立的支柱了。东巴画是东巴文化中绘画艺术的体现,是静态艺术形式的生动体现。同时东巴画也是东巴文献所包容的基本内容之一,东巴文献学要对东巴画作为对象来进行描述和研究。东巴音乐是东巴文化的活态灵魂呼声,是活着的东巴文化的最直接的体现。东巴音乐同时也是东巴文献活态性的直接表现,是东巴文献研究必须描述和研究的重要内容。东巴舞蹈在东巴文化中是一种人体视觉艺术,它以动态的艺术形态来表现纳西族先民的宗教爱憎信仰的艺术形式。东巴舞蹈的形体动态本不是东巴文献学所要关注的对象,但是与东巴舞蹈有着密切关系的东巴舞谱却是东巴文献研究的对象,对东巴舞谱的释读描述研究,又怎能离得开东巴舞蹈的动态艺术形式呢?东巴美术是东巴文化中先民们对实物艺术造型探索的遗产形式,活学活用,易造易弃,很少有长期保留下来的东西。似乎这与东巴文献关系不大。然而,东巴文献中对这些东巴美术造型和应用有着具体的表述和要求,要研究东巴文献中的这部分内容,不能不对东巴美术的实际制作和应用有具体的研究。东巴仪式是东巴文化中各个文化内容的综合集中展示。就像是一堂戏剧一样,演员、台词、道具、音乐、美术和场所布置等都要配合。东巴仪式是东巴文化的全面、立体、生动的表现形式,是东巴文化最重要的动态表现形式。东巴仪式对于东巴文献学的全面、系统、生动的表述和研究,也是至关重要的。从这一点来说,东巴文献学正是具有这种文化的活态性,有鲜活的文化场景来比照和衬托,才使它有了别的文献学所没有的文化和艺术魅力,以及别的文献学所没有历史真实性。这应该是我们值得骄傲的一点。
    第三节、东巴文献学研究的对象和内容
    纳西东巴文献学研究的对象就是,历史至今,纳西族东巴应用东巴文和格巴文以及东巴图画艺术图像,创造出来的各种以文本、文书、画卷、图谱、音像、影像、实物及口碑资料,同时,也包括纳西族东巴文献学研究本身的研究历程、理论和方法。
    纳西东巴文献学的研究内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纳西东巴文献产生、发展的历史。纳西族 东巴文献最早产生于何时?因文字的起源和文本最初形成都缺乏证据,所以,目前还没有一个肯定的说法。但是,根据各种文化研究和东巴文献的深入细致的研究,大体可以推测,纳西族东巴文献至迟也应该在唐代中期已经产生;经过宋代、元代有一个发展;明代至清代中期,继续发展;清代后期至民国时期,发展到鼎盛时期,20世纪50年代以后发展衰微,面临消亡的危机;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在部分纳西族地区有些复苏。东巴文献在不同时期的发展状况及其文化特征,应该加以梳理研究。
    二、纳西族东巴文献的发现、收集和保存。纳西族东巴文献流传和应用于纳西族社会的历史,至少也应该有1200多年的历史了。然而,对东巴文献的发现、收集和保存的时间,则是一个不尽确定可让人特别关注的问题。就目前发现的资料分析,最初记述纳西族东巴文字和格巴文字的表述,是明代的纳西族木氏土司木公写的《木氏宦谱》,在这本木氏历代谱牒中写道,木氏先祖牟保阿琮“生七岁,不学而识文字,及长,旁通百蛮诸书,以为神通之说,且制本方文字。”〈4〉麦宗麦良是宋元交际时代的人。纳西族学者方国瑜、和志武认为,“不学而识文字”指的应该就是东巴文字,“且制本方文字”指的就应该是格巴文字。从文献学的角度,这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最早收集东巴文献的人是谁?这个问题也是值得进一步研究。被称为西方纳西学研究之父的美籍学者约瑟夫•洛克,在他的代表作《纳西语英语百科辞典》引言中说,“第一次让人们知道纳西象形文字的存在的人是一个名为皮艾尔•戴斯哥丁斯的法国天主教传教士。他在1867年的时候,将第一本纳西经书的抄件送回了他在巴黎的家。这本11页的抄件原来属于一个纳西祭司。1879年,经书抄件中的8页有杰拉得•若阿勒先生送给了特里恩•拉科皮瑞。”〈5〉喻遂生在《纳西东巴文文献学纲要》里接受了另外一个资料依据。他引用李霖灿《论麽些族音字之发生和汉文的关系》中的一段话:“这就接到道光(一八二一 — 一八五〇)晚年的一项资料,三十七年我在南京的时候,向觉明先生提示我一本他在英国抄录的麽些经典译文,是曼彻斯特地方一个图书馆(The John Ryland Library ,Manchester, England)中的藏品,据说这是一个传教士收集来的东西,时间大约是道光晚年,……原想写信去问这批藏品入藏和收集的时间,但终因循未果。向先生说是道光晚期的收集品,这应该可靠。”〈6〉喻遂生文中说。“向觉明即向达,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敦煌学家,他于1935年被北平图书馆作为交流研究员派往英、法、德等国著名图书馆收集研究流失海外的中国古籍,1938年携数百万字资料回国,其成就为世人称颂。向先生的工作应该是可靠的,诚如是,则东巴经外传的时间可提前到道光时期。” 〈7〉这件事只有在英国的曼彻斯特地方一个图书馆里找到这本经书,并且在收集入库的记录或收集者的年代上证明是清代道光年间收集到英国的,才可以引以为据的。如果这一项资料中所说的可以确定,那就要比约瑟夫•洛克所说的年代要早出17年到4    7年之间。对东巴文献的收集和入库保存的历史考察,是纳西族东巴文献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是东巴文献学研究中,对资料库存的认识和资料利用的分析的一个先决条件。
    三、纳西东巴文献的创制。纳西东巴文献是纳西族先民利用所创制的东巴文和格巴文以及一些图形、艺术符号,对本民族的神话传说、生产生活、历史事件和思想文化的记录。在纳西族不同的历史、不同的地域、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坏境条件下,表现出不同的文献形态和内容。东巴文献创制的过程,表现了纳西族先民聪明的智慧和创造的才能。这当中,东巴文字和格巴文字的创制、东巴纸的发明和生产、东巴墨的应用、东巴笔的制作、还有麻布的生产、画卷的制作、木牌的绘制、石刻艺术的创造,等等,理当条分缕析,表达出纳西族先民形象思维和理性创造的智慧能力在文献生产过程中体现。
    四、纳西族东巴文献的形式类别。纳西族东巴文献以物的形式出现时,各有不同的表现形态,各有不同的表现内容。从文物学或博物学的角度,从东巴文献的质地和外在形式着手,对纳西东巴文献的形式种类进行梳理分析,表述东巴文献具体物质形式类别及其与从属内容的关联。
    五、纳西东巴文献的内容。文献的重要意义和科学价值,在于记录了人类社会历史中的社会活动的事实过程和社会文化意识。纳西东巴文献学的价值和意义,还在于它记录了全人类曾经有过而现今已经绝版了的文字创制和文献最初形成和发展的过程。纳西东巴文献的最大价值在于它的文字形式下的系统的思想内容。把纳西东巴文献的内容进行分门别类地梳理,可以把握和表述好东巴文献独特的文化系统性,同时可以合理使用东巴文献,可以科学地利用文献进行东巴传承人的培养和东巴文献的研究。
    六、纳西东巴文献的编目和翻译。任何一种文献的学习和研究,都离不开文献的编目和释读。纳西东巴文献的学习和研究,更是如此。纳西东巴文献的特殊性,使得一般仅具有语言和文字基础的人难以直接释读原文。因此,自古以来,东巴文献的释读是一个难题。如今存世的三万多本纳西东巴文献,如果没有一个全面具体的编目,如果没有在此基础上做原文、读音、单字词译、成话句译甚至注释,那就很难了解和研究东巴经典文献。因此,首先要通读原文,做出详细的编目,在此基础上做四对照或五对应的翻译本,才可能提供给一般读者来阅读欣赏乃至研究。一次,纳西东巴文献的编目和翻译,是全面了解纳西东巴文献的基础工作,也是纳西东巴文献学的一个重要内容。
    七、纳西东巴文献的研究成果及其评价。就从1867年为发现并收集的开始算起,纳西东巴文献学研究的历史,至今已经有144年的时间,约一个半世纪。在这一个半世纪的研究中,已经有了一批比较丰富的研究纳西东巴文献的研究文献,包括专著、专题研究、译著、抄著、历史地理考释、字典辞书、图片、影片、以及各种不同学科不同角度的专题研究报告、田野调查、现场摄制、专人访谈、专题讨论等文献、音像、摄像等资料。系统地整理前人的研究成果,总结前人的研究经验,考察前人的研究历程,分析前人的研究方法和存在局限,这对于清晰地认识纳西东巴文献学发展的历史,了解纳西东巴文献学的研究现状,把握纳西东巴文献学的发展方向,更有效更理智地推动纳西东巴文献学的健康发展,同时推动整个东巴文化学和纳西学中的其它自然和社会学科的发展,都有十分重要的积极作用。
    第四节、东巴文献学研究的方法
    每一种文化的研究,因其研究对象的性质、形态、内容和存在方式的不同,就会有不同的因地制宜的研究方法。纳西东巴文献学的研究亦如此。那么,纳西东巴文献有哪些不同于其它文献的文献特点呢?
    纳西东巴文献不同于官方的历史文献。
    纳西东巴文献不同于其它表意文字书写的其它民族文献。
    纳西东巴文献不同于一般历史上的宗教文献。
    纳西东巴文献不同于一般历史上的文人文献。
    纳西东巴文献不同于历史上的方志文献。
    一、纳西东巴文献学的研究,必须重视和践行田野调查的实证方法。纳西东巴文献具有的民间性特点。仅在书斋,得不到第一手资料;就是拿到别人的调查和研究的资料,也不能完全辨析别人的资料的真伪和个性地域性的特征;就是拿到别人的好资料,也不能拓展资料的外向空间;即使是能够做比较研究和拓展外向空间,也不能保证推理的正确性。英国学者杰克逊研究纳西族东巴文献时,就是不能和没有到纳西族地区做田野调查,所以他的东巴文献研究就有好些原则性错误。相反,美籍奥地利人约瑟夫•洛克的东巴文献学之所以做得好,那就是在纳西族地区与东巴先生的密切接触。
    二、纳西族东巴文献学的研究,必须重视和借鉴纳西族语言文字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纳西东巴文献有原始象形文字和省略式书写的特点。仅像阅读和研究汉文献和其他世界上成熟文字书写的文献那样来研究纳西东巴文献,就不能很好地去释读和研究纳西东巴文献的内容。要正确地释读东巴文献原文,就要学习和研究东巴文献生成的纳西族不同地区的方言和文字使用的差异性,对不同地区的东巴文献用不同的方言和地域书写文字的特点来分析和释读;还要把东巴文献放在纳西族社会历史和东巴文献形成和发展的不同时期语言和文字特点来分析研究;所以,纳西族语言文字的研究是东巴文献研究的基础,利用和借鉴纳西族语言文字研究的方法,如语音、语词、语法研究中的音韵学、训诂学、词义学的研究方法,如文字学的比较文字学、文字造字学、符号学、形意学等的研究方法。充分地利用语言文字学研究的成果和方法,是研究纳西东巴文献学的前提和条件。
    三、纳西族东巴文献学的研究,必须重视和借鉴纳西族宗教研究的成果和基本的研究方法。纳西族东巴文献大部分基本上是东巴教祭祀和占卜的经典,纳西东巴文献的整个思想文化体系是在东巴教的信仰体系下形成和传承下来的。因此,如果我们没有很好地学习和借鉴东巴教的信仰体系,没有很好地去了解东巴教的祭祀占卜的知识,就很难科学、准确地把握纳西族东巴文献的整个思想体系和理论构架,就很难历史、辩证地认识纳西东巴文献产生、发展和演变的规律。凭性寻规,可以使我们在研究中自然找到本质的内核。
    四、纳西族东巴文献学的研究,必须重视历史上的纳西族东巴的传承和社会生活。东巴文献是历史上纳西族历代东巴不断地创造不断地传承下来的宗教文献经典,由于纳西族东巴教是一种早期原始宗教向人为宗教过渡的一种中间型宗教形态,历代纳西族东巴祭司都没有脱离社会生产生活,没有形成统一的宗教社会组织和管理机制,没有专门的寺院经济和寺院组织,没有集中统一的经典文献的刊刻、发行、保存、规范的制度和行为,因此,纳西东巴文献具有因人而异、因地而异、因时而异的一些特点。所以,必须研究书写者和传承者的历史和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信仰、他们的共性和个性特点。这样,有助于我们更加客观地认识纳西东巴文献的形式、内容和一些个性化的特点。
    五、纳西族东巴文献学的研究,必须重视文献学研究中最为关键的目录学研究的方法。纳西族东巴文献卷帙浩繁,包括目前还没有收集在册的大量的纳西东巴、达巴口述文献,对这些文献的收集和研究,首先要着手文献目录研究。过去摸着石头过河的做法,具有相当的盲目性和局限性,在民族文献与现代化发展的时间竞技的竞技场中,先文献收集和研究后文献目录的编辑和利用的方法,恐怕要延误时机。在东巴文献的收集和拓展建设的过程中,重视目录学的研究,会起到积极的有预见性的事半功倍的作用。其次,对东巴文献的研究,也需要依赖和期待目前库存在海内外各地的东巴经的编目的研究,这样,文献的研究就可以在拥有整个东巴文献资料的基础上开展进行。再次,对东巴文献目录学的建设和研究,可以更加理性地全面地科学地对东巴文献作系统的梳理和全面的理论构建,从而在理论上更加深入系统地研究、归纳出东巴文献的特征。
    六、纳西族东巴文献学的研究,还必须重视历史学、民族学、哲学等社会学科自然学科的研究成果和方法。纳西东巴文献是古代纳西族社会的综合性文献,美国的研究纳西东巴文献的权威学者约瑟夫••洛克在他的《纳西语英语百科辞典》中说,他的这本书是“第一本包含象形文字和表音文字的纳西语—英语语汇,实际上也是一部通过纳西文字表述纳西文化的百科全书。”纳西东巴文献名正言顺的是纳西族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这么一种民族古籍文献,它的研究,需要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多学科的研究方法来剖析研究。这当中,也包括古代与纳西族关系密切的汉族、藏族、白族、彝族、傈僳族等民族的历史文化的研究成果与研究方法。只有运用多学科多民族的研究方法,才能够多层次多角度地研究好纳西东巴文献。
    七、纳西族东巴文献学的研究,需要重视海内外全球性的学术联盟和交流。纳西东巴文献是我们纳西族先民的伟大创造,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也是全世界人类文明珍宝。但是,应该说,从纳西东巴文献学的学科发端来追溯,首先起始于欧洲。在东巴文献的早期收集研究阶段,西方学者传教士探险家做过很大的努力,也是他们的成果唤起国内学者的关注和研究。一个半世纪的纳西东巴文献学实践的历程,告诉我们,作为人类文化遗产的纳西东巴文献及其研究学科,应该而且已经是海内外学者们共同来研究的。早期的国外学者在地域阻隔和语言障碍的条件下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并作出了很有价值的研究成果。20世纪末以来的国外学者争先到纳西族地区考察和探索研究纳西东巴文献,写出很有见地的研究著作。国外学者的研究方法有许多也是对国内学者和本民族学者有启发和借鉴的作用。所以就从海外东巴经典文献的收藏、国外学者的研究成果、研究方法的借鉴以及国际东巴文献研究前景展望,纳西东巴文献的研究,应该以全球的视野空间来进行。
    八、纳西族东巴文献学的研究,必须遵循文献研究的基本方法和原则。古今中外的文献研究,都要遵循以文本实物和第一手记录的原始资料为母本,就是有后来的传抄本和复制本,都是以本为物证为前提的。纳西东巴文献大部分本身就是物的形态,但是也有一部分是口述文献,纳西族达巴教的经典基本上是口述文献,对这部分文献的收集保存和翻译研究,必须要以纳西原声语音录音、摄像或语音记录文本为依据。也就是说,口述文献必须具备语音记录文本、原声语音录音、语音发音摄像这样的条件。

    〈1〉、据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数字。
    〈2〉、此说在我的《丽江东巴教研究》中阐述过。
    〈3〉、转引自白庚胜《致力于纳西学的崛起》,《和力民纳西学研究》﹙代序﹚,民族出版社2010年3月版,第2页。
    〈4〉、见《丽江木氏宦谱》﹙甲﹚,《纳西族社会历史调查》第一集,云南民族出版社1983年7月版,第81页。
    〈5〉、J.F.洛克编著,和匠宇译《纳西语英语汉语语汇》﹙第一卷﹚“引言”,云南教育出版社2004年5月版,第28页。
    〈6〉、李霖灿《论麽些族音字之发生和汉文的关系》,载《麽些研究论文集》,台北:故宫博物院1984年版,第57页。
    〈7〉、喻遂生《纳西东巴文文献学纲要》,《历史文献研究》(总第28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